首頁 > 正文
短短一小時能吸砂上千噸,“吸血蟲”侵蝕長江健康……非法採砂船為何能頂風作案?

 

  一艘艘看起來毫無異常的普通貨船,其實是花費數百萬元改裝的豪華版盜砂船;船頭艙尾兩個“隱形”吸砂泵開動起來,短短一個小時就能吸砂上千噸,一個晚上獲利數十萬元。

  “新華視點”記者近期在長江沿線多地調查發現,暴利驅使下,部分盜砂團伙頂風作案,躲避監管,甚至阻攔執法。一些盜砂聚集點一到夜裏就十分熱鬧,還因此出現了潰堤現象。這些非法採砂船,就像侵蝕長江健康的“吸血蟲”,不僅嚴重破壞長江生態系統,還會影響航道、堤防和橋樑安全。

  各種改裝版採砂船出沒,有的盜砂點已出現潰壩

  各式各樣的改裝版採砂船、“巨無霸”運砂船、靈活的小快艇……記者近期走訪重慶、湖北、安徽等地長江沿線發現,在一些地方的長江河道涉砂船舶集中停靠點,執法部門抓獲的非法涉砂船舶連成一片,多達數百艘,場面壯觀。

  據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河道採砂管理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在長江沿線多地、多部門高壓整治非法採砂的背景下,部分團伙頂風作案,裝備越來越隱祕,手段越來越多樣,甚至還出現了高價僱傭小快艇盯梢、躲避監管等新動向。

  數據顯示,2020年前10個月,長航公安機關立非法採礦案907起,打擊處理犯罪嫌疑人561名。以近年來持續嚴打非法採砂的蕪湖市為例,2020年,該市抓獲非法採砂船和非法運砂船200餘艘,另有小快艇數十艘,數量比2019年還多些。

  馬鞍山市王先生説,他曾多次目睹盜砂團伙夜間盜採江砂並遭到恐嚇。“我們在長江上有幾艘船,他們連續多晚當着我們的面瘋狂盜砂。”

  記者在長江中下游一處長江干流的盜砂聚集點看到,一側江岸已經潰堤,支流中零星停靠着小快艇,還有廢棄的吸砂管。“枯水季節,這裏晚上熱鬧得像菜市場,好幾艘船一起盜砂。”常年關注長江大保護的志願者小陳説。

  非法採砂船像“吸血蟲”一樣侵蝕着長江的健康。

  業內專家表示,盜採江砂存在多方面危害,會嚴重威脅到長江生態、堤防和船舶航行安全。無序、過度採砂會導致原本平坦的河道出現大量深坑,形成漩渦,威脅通航安全;同時,還會改變河牀地貌地形,導致地下水位下降,水質惡化,危及沿江羣眾飲水安全。

  “非法採砂會破壞長江水生物賴以生存的環境。改裝後的豪華版盜砂船把吸砂泵一開,像個巨大的吸塵器,不光會吸走江砂,水底的小魚小蝦和水生植物也會被吸走,那一片水域的生態系統就被毀壞了。”小陳説。

  長江水利委員會副總工程師陳桂亞表示:“長江砂石是全國人民共同的資源,無序採砂不僅破壞長江生態環境,影響水生生物的棲息繁殖,甚至有可能直接毀掉防洪堤、橋樑及其他河道工程。”

  盜砂違法成本很低,有監管者淪為犯罪團伙“保護傘”

  一條中型的盜砂船,短短一小時吸砂上千噸,一個晚上獲利數十萬元,一個星期就能收回買船改裝的成本。

  在暴利驅使下,盜砂團伙鋌而走險。他們實行組織化分工,採用技術手段逃避監管,尋求“保護傘”撐腰。與此同時,執法部門技術手段薄弱,僅靠人力難以實現對廣闊流域的監管。

  一位江邊羣眾在2020年“卧底”進了一個盜砂團伙,他被安排駕駛一艘小快艇定點盯梢。據他介紹,船舶改裝、盜砂、運輸、銷售……盜砂團伙內部有非常明確的分工;就連盯梢這一環節,都有多人分段負責,一有風吹草動趕緊發出通知。

  記者曾兩次深夜跟隨執法人員在長江武漢段打擊非法採砂,均發現裝着隱形泵的改裝船借夜色盜砂。盜砂團伙一發現執法人員,就匆忙收起設備,衝灘上岸逃竄。有一名不法分子眼看無處可逃,竟連忙將手機扔到江裏,企圖毀滅證據。

  多位執法人員告訴記者,非法採砂船小型化、隱祕化、流竄作案的特點越來越明顯,且反偵察能力越來越強,“不法分子作案時會派人在江面‘遊弋’,甚至專人盯着執法部門的巡邏艇,我們辦案經常會撲空。”

  長航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説,現在不法分子都很狡猾,砂船上大多是打工的,老闆都躲在後面。費力查到了老闆,法院頂多判個三四年。“好不容易抓了現行,卻只能切割船上的非法採砂機器。與被查概率、處罰力度相比,盜砂違法成本很低。”

  值得警惕的是,盜砂團伙肆無忌憚的背後,往往有淪為“保護傘”的監管者。湖北、江蘇等地查處的一些大型非法盜砂案件顯示,在利益引誘下,有海事、水利、港航等部門的直接管理人員喪失原則,有的私下向船主收取“好處費”,有的以“入股”之名直接參與分取盜砂利潤。

  整治非法採砂必須打造責任鏈、編織監管網

  受訪人士認為,整治非法採砂需要多地、多部門形成合力。

  盜砂船是非法採砂的主要工具。在執法部門大力拆解採砂船的同時,一些船舶廠卻在不斷非法改裝採砂船,新增的速度甚至比拆解還快。然而,船舶改裝、航運、盜砂、江砂買賣往往分屬多地,監管則分屬工信、交通、水利等不同部門,僅靠一地一部門很難整治非法採砂。

  “要整治非法採砂,必須打造責任鏈,編織監管網。僅打擊直接盜砂,而對協助其運輸、裝卸、倉儲、貿易、使用的行為放任不管,無法根治非法採砂。”上海組合港管委會辦公室主任徐國毅説,與盜砂全鏈條有關的單位都要承擔起整治責任,加強信息互通、執法聯動。

  記者在一些沿江城市走訪發現,一些地方正在利用技術手段強化打擊非法採砂的力度。例如,在長江干流安裝夜間可視的視頻監控,基本實現對江面的全覆蓋,執法人員在基地可以實時看到監控情況。再如,為執法隊伍升級裝備,新增靈活機動的小快艇等。

  江邊羣眾認為,必須嚴查長江盜砂利益鏈,清除充當“保護傘”的監管者,才能將盜砂頑疾徹底剷除。

  此外,受訪人士建議,可多用疏浚砂、機制砂代替長江河道砂,以滿足市場上的用砂需求。目前部分水庫、航道、港口砂石淤積嚴重,但由於疏浚清淤砂成本高、手續複雜,市場動力不足。應進一步簡化手續,暢通疏浚砂的利用渠道,變廢為寶。(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董雪、王賢、韓振、賈遠琨)

編輯: 陳雨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975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