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胡老漢“喝水記”:從一根扁擔到一根水管

  匆匆吃完午飯,胡培軒就一頭扎進廚房——他要趕在晚飯前把別人訂好的手工掛麪做好。和麪、揉麪,一套流程老胡做得行雲流水。不一會,一坨勁道的麪糰就做成了。

  眼看盆裏的水快用完,老胡端着盆來到水龍頭前,“嘩啦……”幾秒鐘的時間,盆裏就盛滿了乾淨的自來水。

  “現在想什麼時候用水就什麼時候用,再也不擔心沒水喝了。”胡培軒笑着説。

  老胡的“用水自由”得益於綦江區通惠街道去年10月完成的城鄉供水一體化工程。

  60歲的胡培軒告訴記者,自己平日裏做點手工掛麪的買賣,兒子兒媳在城裏打工,日子雖不富裕,但也過得有滋有味。

  “以前用水惱火慘了。”老胡説,自己所在的柏林村,過去水源多為山坪塘。天干時節,還面臨“無水喝”的情況,不得不到綦江河挑水吃。

  街道黨委書記胡太忠坦言,通惠街道轄區的飲水工程大多建於10多年前,限於當時的經濟技術條件,建設標準較低,基本無消毒淨化設施,水質得不到保障。此外,管網管徑偏小,供水壓力不足,加上管網老化滲漏較大,導致供水量小,存在管網末端和地勢較高處羣眾無水喝的情況,飲水問題成為羣眾最大的“揪心事”。

  改變發生在街道去年4月17日在柏林村田間開展的主題為“高質量打贏脱貧攻堅戰,高標準對接鄉村振興”中心組學習上。

  “在學習前,各位已經自發補課查找出街道‘兩不愁三保障’的最大短板為‘飲水難’,今天到柏林村實地走訪,對羣眾飲水難題有了更直觀的感受,現在我們就坐下來議一議解決方法。”胡太忠在會上開門見山地説。

  “要實現全面城鄉供水一體化,資金是一大難題,僅靠區級補助的540萬元,仍有1000餘萬元的資金缺口。”街道副書記李成勝説道。

  “抓農村飲水,大力推進城鄉融合改變農村供水方式,做到城鄉一體化,將目前各村分散式供水變為城鄉同網、同價、同步管理,進一步縮小城鄉差距。”街道副主任黎春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參會的街道班子成員和村社幹部你一言我一語,圍繞解決村民喝水問題熱烈討論開來。“如果只是簡單的修幾個蓄水池,村民喝水難問題或許可以得到緩解,但治標不治本,只有建成城鄉供水一體化工程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胡太忠最後拍板道,既然大家都認為讓每位居民喝上放心水這事該幹,那街道“砸鍋賣鐵”也要幹成。

  有了一致的意見,通惠街道相關負責人又經過兩個月的實地調查研究和聽取有關部門建議,數易其稿後形成了城鄉供水一體化工程方案。

  “工程任務量之大,任務難度之大,遠超我們的想象。”胡太忠説,但在黨政班子的共同努力下,硬是攻克了一道道難關。

  資金不足,街道多次向渝綦水務公司尋求幫助,將每户羣眾接水費由4000元降至1500元,按照“區級財政補一點、受惠用户出一點、街道籌一點、公司投一點”的多渠道籌資方式,共籌集資金1500餘萬元。

  工程涉及農村飲水項目,布點多、管線長、施工難度大,為加快施工進度,實行了渝綦水務和通惠街道雙業主制,雙向發力,翻山越嶺架設117公里主管道、200餘公里支管道。

  ……

  去年10月,工程結束施工。涉及11個村3600餘户13000餘人飲水難題終於解決了。目前,通惠街道飲水安全已達到並優於國家脱貧攻堅現行標準,轄區飲水安全動態“清零”,農村飲水已從“有水喝”向“喝好水”轉變,實現了農村與城市供水同網、同質、同價。

  “以前為了有水喝,我們都是一根扁擔兩個桶,早上天矇矇亮就出門,三四個小時後才能回來。”胡培軒説,儘管這樣肩挑苦幹,每家每户仍然缺水。“用水除了省,還得重複用,經常是‘一道水四道用’,即洗菜—洗臉—洗腳—喂牲口。”

  現在,看着水龍頭裏“嘩嘩”流着的乾淨自來水,老胡對未來有了新打算。“現在水壓大,水也乾淨,我準備把廚房和廁所重新翻修一下,安上熱水器和燃氣灶,等我孫子到家裏來玩就能隨時洗上熱水澡囉。”(本報記者 周尤)

編輯: 韓夢霖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11126975848